二战经典系列片《转折之战》之《进军柏林

央视新闻频道今晚20点10分播出二战经典系列片《转折之战》之《进军柏林》,明日2点10分和10点10分重播,敬请收看。

在1944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希特勒在法国前线又发动了一次进攻,它的中心是法国的斯特拉斯堡,这座城市一个月前才刚刚解放。因为阿登战役的困扰,艾森豪威尔将军命令美军撤退。听到这一消息,戴高乐将军立刻派遣特使笛威日耶将军,向控制这一地区的美国将军迪格斯提出了抗议。

“他指挥着一个军团,他自己也很焦虑。可是他在服从上级命令和他的个人情感间十分为难。因为他告诉我,我理解你们法国人的想法,因为我祖母辈里就有一个是斯特拉斯堡人。他眼睛里有泪水,他一定是被自己要作出的决定折磨着。他必须遵守命令。”

“四年压迫之后好不容易才刚刚得到6个星期的自由,现在又不得不听说,德国人又要回来了,这让人无法接受,一片恐慌。真是可怕,我从没这样难受过。轰炸什么的都不算什么,而他们要回来了,这消息真是恐怖。非常恐怖。”

和斯克里夫人一起,上百万的斯特拉斯堡人,和法国军队一道向内地进发了。这是他们第一次,两代人一起做这样艰难的迁徙。

在被抛弃的斯特拉斯堡,法国自由战士们在组织抵抗。被任命为该城防务官的笛威日耶将军匆忙跑到巴黎警告如阿将军。

“如阿,抓住我的手臂,并低声让我离开,我们去见戴高乐将军。戴高乐将军站在地图前面,转过身来,听我重复了我昨天晚上在底德听说的内容。当时戴高乐转身朝向参谋长如阿镇定地说:如阿你要做两件事情,第一,就是你要告诉德拉日将军将斯特拉斯堡接管过来,并掌握起斯特拉斯堡的防务。第二件事情准备两封电报,一封给丘吉尔先生,一封给艾森豪威尔,告诉他们不论发生什么,我已经决定保卫斯特拉斯堡。”

1月1日,丘吉尔飞到巴黎。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戴高乐,丘吉尔,艾森豪威尔聚在了一起。出于战略和政策的考虑,出于理智和同情,丘吉尔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戴高乐保卫斯特拉斯堡的请求。在他的帮助下,戴高乐说服艾森豪威尔将军也同意了这一要求。德拉垂特·塔西尼将军带领一支从勒弗日开来解救美军部队的法军队伍受命保卫该城。时间对他们很不利。德军的广播宣布,过不了几天,纳粹的旗帜就要再次在斯特拉斯堡大教堂上空飘扬了。德拉垂特·塔西尼将军一到,就布告安民:斯特拉斯堡是由法国军队解放的,也将由法国军队来保卫。

那一天,1月7 日,德军部队已经开到离斯特拉斯堡不到25公里的地方了。他们和第一队法国兵相遇了,法国士兵拼命抵抗,牺牲自己来延缓德军的攻势。这个残余部队实际上失败了,许多人成为了德军的俘虏。

在斯特拉斯堡郊外,法军将士在蒙罗将军的率领下,英勇作战,挡住了德军的进攻。可是在德拉日将军和笛威日耶将军眼里,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在南方的欧芬海,第一步兵师的牺牲以及蒙罗将军所率领的飞机的不懈轰炸,挡住了德军的进攻。可是在北边,克尔斯德地区的德国人离斯特拉斯堡不到八英里了。在1月21日阿尔及利亚的第三步兵师加入了这场战斗,并肩作战,开始了一场新的战局。第二装甲部队的一部在上校兰德布雷德的指挥下,于夜间到达,并向德军进攻,他们阻止了德军的攻势。斯特拉斯堡保住了。

2月11日,戴高乐将军来到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参加典礼。漫长的法国自由之战胜利结束。

盟军花费了巨大的代价终于打到了莱茵河边,可是战争还没有结束,当他们到达河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在河的彼岸,可怕的德国人依然在策划着最后的军事抵抗。在残垣断壁之中的希特勒依然坚信奇迹的发生——那是他所期待的新式武器。关于这个武器,他已经谈了几个月了,现在是将它们付诸实战的时候了。希特勒洋洋得意地说:等着瞧吧,我们要消灭盟军,然后我们要征服世界!他们有比盟军快两倍的飞机,象装了喷气引擎的ME262轰炸机,那是个新发明。而纳粹空军最好的飞行员也早已在接受驾驶训练了,比如少校胡穆黑尔 盖特,他有72次胜利的纪录。

“那是在1945年的二月份,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喷气飞机,我有个机会可以马上驾驶它,”

是的,这里就是测量飞机飞行速度的速度计,这飞机速度能高达600英里/小时,在当时的1945年这是世界上最快的。”

在1945年初,德军有两支空军队伍配备了梅塞 施密特262型飞机,他们归格拉特将军指挥。

德国人的发明不断进步,他们建造了一个火箭飞机,Me-263,它一分钟能爬升一万英尺。

德国炮兵也有了新的发明,那是在北方,在波罗的海的小岛屿上,在德国北部的佩那蒙德,两千名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都是德国大学智慧的精华,他们已经在那里工作了许多年,他们从事的是一个极其秘密的项目。

他们当中包括工程师黑尔布特·哈佛曼,物理教授奥托·布拉,他们的领袖是个年轻人,32岁的天才物理学家泽那·冯·布劳恩,一时间,纳粹的战争机器树将起来。他们建造了一个火箭,那不是人类要登上月球的工具,那是一个报复性的武器V2。

“是的这个机器,这里真的有一吨的炸药,在弹头后面是装置盒,包含着所有的目标搜寻和瞄准装置,后面是两个容器,里面是酒精和氧气。氧气和酒精受压力被泵抽进来,然后被射进燃烧室,在燃烧室燃烧,然后,我们有个气流管,让这些废气有很大的速度。”

开头的实验不是很有把握,每次发射,佩那蒙德的科学家们都担心火箭会掉回到他们脑袋上,的确,有许多次是这样的。一切都还不那么完美,导航系统,协调装置,雷达等等。

两年中,在冯·布劳恩率领的科学家小组和负责V2项目的德国将军多恩伯格的领导下,所有这些技术难题都逐渐被解决了。

V-2研制成功可以使用了,它打击范围是260英里,速度达到了每小时3000英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它,它还可以用于防御,用来拦截对方的轰炸机,。这些地对空导弹分别被命名为施密特林,瀑布,蝴蝶和卡色林。

“在1942我们依然在考虑可以飞行4000英里到5000英里,能飞到美国的远程导弹,

当时我们没有考虑到更远,当然这还不是千吨或者兆吨级的,可是关键是它能不能携带呢。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讨论过。”

希特勒计划可以在半年之内生产5000只火箭,2000只用来对付伦敦,1600 只用在安特卫普。可是德国的新发明太迟了,在六个月内他们可用的炸药才有5000吨,而美军一次空袭就在一个小时之内丢下了3000吨炸药。

从1945年开始,盟军对德国的空中打击力量又加倍了,目标是摧毁德军的心理。战略轰炸,就是制造令人生畏的空袭。

2月3日,英国的1000架空中堡垒接近了柏林,希特勒所谓的第三帝国的首都。

“加起来的线个夜晚,在这场战争当中,绝大多数是在11月份,而特别是1945年的1月。人们在那里发抖,一直发抖。有些人非常紧张,还有些人则习惯了下来,可是总体,对大多数人,时间越长,越难忍受。”

时间一星期一星期地过去,人们抵抗的意志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即使那些给希特勒工作和中了他的诡计的人来说,也太难以承受了。

在这些轰炸的目标当中包括部长的办公室,希特勒的办公大楼,戈林的空军总部,冯·里宾特洛甫的外交部,戈培尔的宣传部和盖世太保总部。一年之内,一百万吨的炸药倾泻在了德国的都市和城镇之上,而柏林一城就接纳了其中的5000吨。数千人死亡,百万人无家可归。

有一个女人——福劳顿卡亲历了那个地狱般的场面,当时的景象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

“火,火,这就是在所有这些平安的日子之后留在记忆里的东西,整月整月没有睡眠,整夜整夜,等到天明 等到一切重新再来。好几个星期,没饭吃,因为吃饭打断了思考,没有地方可以回答心中的问题,哲学,或者宗教都没有。”

2月13日,星期二,负责轰炸的总指挥官哈里斯,派遣出三批B-17轰炸机群,从兰开斯顿出发,目标是得累斯顿。共有65万只燃烧弹在将在这次空袭中使用。

轰炸十分钟之后,爆炸的火焰在两百英里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爆炸中心的热浪高达100度,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像一阵旋风,击倒了墙垣,拔起了树木。大火吞没了整个城市,一万五千名平民,包括妇女和儿童在这场大火中死去。

“我在上帝面前庄严发誓,始终无条件忠诚和服从阿道夫·希特勒,伟大的德意志帝国元首。我发誓为国家英勇战斗,并为它去死。“

1945年1月,苏联红军准备做最后一击。他们的目标是柏林。所有的苏军战士,无论是地位卑微的列兵还是高高在上的将军,他们都希望自己是第一个进入德国首都的人。几乎所有战绩赫赫的将军都在亲自作战。

这是朱可夫和罗格索夫斯基。罗格索夫斯基将军,白俄罗斯的解放者;朱可夫将军,苏德战场力挽狂澜的人,莫斯科,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的中流砥柱。几个星期以来,在苏联最高指挥部里,他们在作战地图上反复磋商,斟酌最终的进攻方案。军队的发言官波尔廷将军在解说着战场地图。战争教会了他们要重视敌人的力量,因此,苏联最高当局没有期待轻易取胜。他们准备打一个长长的战役。

苏联进攻的是完全按照盟军的要求执行的。按照丘吉尔1月3日给斯大林的信中的说要求。

4百万苏联红军正在5000英里的波罗地海前线跋涉,柏林依然是遥远而直接的目标。

朱可夫和科尼亚的装甲部队,开始进攻德军前线英里,可是他们花了很多星期,才消灭了被包围的德军抵抗力量。在波茨南之围继续了一个月之后,它原先的德国卫戍部队6万人中,有2﹑3万人被抓俘虏,其他都死掉了。卫戍部队的长官墨顿将军同意投降。他的助手自杀了。士兵们则试图逃脱,这也许是因为纳粹害怕在盟军手里遭到惩罚。

法国囚犯的噩梦也结束了。他们一直被关押在撒里思亚的两个集中营里,敦刻尔克和阿里森。

对大批可怜的难民来说,对那些被堵在这片冰冻的旷野上的火车里的人们来说,噩梦都结束了,现在,到处都是红军战士在保护着他们。

这条路的终点,是米德米克,特雷布林卡还有奥斯维辛,那个被称为死亡工厂的地方。

苏联红军在1月23日进入这里,有几千人还幸存着,身上都有 “精华”两个字的刺青,这是可以活命的标码。当报纸上提到有这种事情的时候,人们简直无法相信。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人们找到了堆积如山的女人的头发,成千上万的孩子们的衣服鞋子。这是红军在战争中看到的最触目惊心的一幕。

1月末,苏军进入德国境内,这是纳粹德国,被所有蒙受了战争苦难的人所仇恨的德国,在过去的六年中使得欧洲和世界颤抖的德国。

一路战火,将毁坏的村庄和城镇丢在身后,科尼亚的队伍占领了西里西亚,而朱可夫的部队则征服了法国的马雷尼亚,布兰登堡,继续向普鲁士的心脏杀去。

希特勒在狼穴的等待毫无结果,他回到潮湿的柏林,所有的将军都背叛了他,其中的大部分人,那些对他不是百分之百忠诚的人都被逮捕,希特勒用彻底的纳粹象格伯斯和希姆莱代替了他们。

他那歇斯底里的叫声,在街道上回荡着,“我们永远不会投降,为了保护我们的女人和孩子免遭红军的铁蹄!”“胜利或者流亡西伯利亚!“

苏军的第一纵队正通过欧德大桥,难民们赶在苏军到达之前象惊慌的蝙蝠一样散开。奥登,是向东去的最后一座壁垒。希特勒派去了自己的一等部队,可是显然,这些人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更没有像样的装备。但是,按照希特勒个人的命令,他们要将奥登这个城市变成堡垒。

报纸上说有守卫奥登的德军部队有一百万人,而实际上他们只有两万人。当苏联军队向前推进的时候,他们有着绝对的优势。“还有人相信希特勒吗?还有人相信德国吗?——不要提问,服从元首的个人命令吧。”

纳粹空军那些受伤最少的战机的成功几率已经是十次中才能飞起来一次。此刻,它们正在执行的很可能是最后一次飞行任务。 其中的一个上校飞行员,29岁的路德尔曾经在俯冲轰炸的时候失去了一条腿。3个星期之后,他重新回到战场,他用他加在斯图卡飞机上的两门加农炮,一共摧毁了盟军的2000辆坦克。

三月初,丘吉尔到达了德军的秘密防线所在地。现在这个秘密防线像当年的马奇诺防线一样没有用了。“现在我们必须渡过莱茵河!”丘吉尔下达了命令。

莱茵河,德国西部的最后一条屏障,盟军渡过了这条河,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末日就指日可待了。从奈梅根到阿尔萨斯,所有的桥都在希特勒的命令下炸毁了。3月7日下午1时,盟军第九装甲师的侦察部队中校艾米特·巴罗在一次偷袭中发现了一座铁路桥——瑞尔马根桥,它居然安然无恙。中校命令他的人马通过了瑞尔马根桥,他简直不能相信他的运气这么好,他和他的部队过河了。 美国第一装甲军团的部队很快跟上来也过了桥。希特勒大怒,他下令,德军工程师部队没有能够完成炸桥任务的人一律枪毙。他将冯·伦德施泰德元帅撤了职,派遣了很多的蛙人,十一架喷气式轰炸机,希望能将这座桥梁炸毁,可是没有成功。一共有五个美军装甲师通过了这座桥。

十天以后,瑞尔马根桥因为承载的装甲车的重量太大而倒塌了。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盟军已经开始了进攻。

奇迹也在这里发生了。在城市的瓦砾中间,5000英尺高的著名的科隆大教堂依然高高屹立着,和过去的7个世纪一样。

火车站的架子也依然在那里,可是没有火车,因为无法运行,所有德军的铁路系统都受到了损坏。

在北边,面对鲁尔方向,英国人也在渡过莱茵河,3月24日上午9点,170架飞机和1300架滑翔机将1﹑4万人带过了莱茵河,他们的任务是包围鲁尔。带领空降部队前进的是英军统帅蒙哥马利。

行动很成功,伤亡也很大。加拿大人和英国人与德国的空降部队遭遇了。英勇的盟军步兵,包括印度军队在英国坦克的帮助下,进行了两天的血战。占领了斯皮尔多普镇,巩固了桥头堡。在南边,法国人在波那提那特也渡过了莱茵河。3月31日发生的战斗最为激烈,法国将军芒撒维亚率领的第二装甲军,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部队,以及由费边上校率领的自由战士,也在第五装甲军团的帮助下渡过了莱茵河,三天以后,卡尔斯如尔的德军被彻底消灭。

在战场的另一边,奥登已经放弃了抵抗,四支苏联军团包围了东普鲁士,那里有50万德国军队。朱可夫元帅正在向东推进,向着奥登的入口处;格拉米扬将军和考次基将军正在冲向科尼斯堡和但泽;罗克索斯基将军率领第三坦克卫队也已经逼近了波罗地海附近。罗克索斯基的警卫团占领了波斯林,并在两天之内到达了波罗地海。3月1日,东普鲁士已经被从德国分离出来了。

同时,,苏军飞机也在日夜轰炸着被格拉米扬将军和考次基将军包围着的科尼斯堡。

在苏联空军的轰炸机队伍里,有一个由法国人组成的“诺曼底”涅曼联队。在科尼斯堡战役之前,他们的飞机上都装饰着红色的旗帜。所有的苏军将士都知道,这些法国人在1942年严冬的血战中选择了与苏联并肩作战,对于苏联飞行员来说,他们是战友,也是苏联战争的英雄。这个联队大约有一百多人,其中五十六人战死。他们驾驶着雅克飞机打下了273架敌机。

在炮弹的硝烟中,23万德军坚持了两个月。德军派遣了巡洋舰奥易根亲王号前来支援被围困的城市,这是德国海军仅存的最后一支部队。

所有可用的船只都用上了,以便救助尽可能多的人。可是平民,无处可去四处游荡的平民被德国军队抛弃了。船上没有他们的位置,他们只有一条路,就是从冰冻的波罗的海海面上通过。德军抛弃了自己曾经占领的斯拉夫土地,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向西方,向废墟中的柏林撤退。

但泽,1939年,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时,希特勒拿下了这座城市,他曾经说道:谁会为但泽而死?但这一次战役中共有3.6万人死在这里。波兰的旗帜开始高高飘扬,从这时开始,但泽又被称做格坦斯克。

在科尼斯堡,德军依然做着顽强的抵抗。4月6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前来接替刚刚阵亡的谢尼科夫斯基将军,并发动了最后一次进攻。

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来到著名的普鲁士人俾斯麦的雕像前参观,科尼斯堡被重新命名,称为特里宁格勒。

从现在开始,苏联将士将在德国的领土上宾至如归。实际上,他们不仅占领了这片土地,也占领了德国巨大的工业潜力。西里西亚的工厂,以及波罗的海的造船业,苏联人甚至已经立即开始把这些零件拆开,并分装运回到苏联。胜利即将来临,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战利品怎么办?德国怎么办?欧洲怎么办?盟军在向未来发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